鬼故事短篇超级吓人:农村老一辈人讲的鬼故事传说

2018-04-30 19:59:56 来源:时尚坊

  老一辈人讲的鬼故事 风流野鬼在山村的故事

  老一辈人讲的鬼故事,乡野村间,白日里山明水秀,到了夜晚却是万籁俱寂,山摇鬼影,林发异声;再加上村中多有迷信之翁妪,最爱说些奇闻异事,故此鬼怪传说甚多,有的极为吓人,有的却甚可爱,更有让人哭笑不得者。

  有的传闻听上去荒唐,但却有名有姓,查有此人,不由人不信;有的根本就说得是自己亲身之经历,言之凿凿,何辨真假?于是闲来无事,挑些彼具神异的出来,略为分门别类,与大家共享,正所谓:一壶清茶谈鬼事,深夜敲窗是轻风。

鬼故事短篇超级吓人:农村老一辈人讲的鬼故事传说

  乡间鬼怪传说之一 风流野鬼

  在我的乡间传说中,鬼是白色的,如果是直立行走的话,比正常人的个子要小的多,人们都称它做“风流野鬼”,故此“风流野鬼”就成了鬼的代名词。

  大概是因为白色的缘故,白天见到“风流野鬼”的机会不多,传说中大多是在晚间见到的,数量不等,地点不同,见到的人或死或病,无一幸免者。

  村南杨某,以做豆腐为生,每日在村间叫卖,除了辛苦些外,家中日子也过得去。

  一冬日,夫妻两个早起生火磨豆腐,媳妇在灶下生火,杨某到外边抱柴火。忽听大门外好像有人说话,谁这么早?是不是有人找我定豆腐?杨某边想边走到门口从门缝里往外瞅。只见一男一女,两个身材都不高,穿着白色的衣服,看样子不是本村人。

  两个好像正在争论什么的样子,声音尖利,杨某听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,但看样子也不是来找他买豆腐的。他正想回去,一男一女忽然就抱在了一起亲热起来,亲嘴的声音啧啧可闻。杨某觉着好玩,弯着腰蹶着个屁股从门缝里瞅。

  两个白衣人亲了一会,便有些声粗气促起来,那男的上下其手,把女人的的衣服一层一层地褪下去,杨某看的入神,不觉也有些口干脸热起来。

  杨妻清了灶膛,等丈夫抱柴来生火,左右等不来,“这家伙又干啥去了,这大早的,抱个柴也不痛快,真是急死人”。也就出来了,站在家门口往柴火堆边上瞅也不见人影,就往前院走,黑暗中就见丈夫一个人爬在大门上不知道在干什么,也走过去看。

  杨某听到身后的声音,回头看见是自己的妻子过来了,急忙向她摇手示意她不要出声,又指指门缝意思是要她也来看看,杨妻就顺着门缝往外看,可是她却什么也看不到,

  只见丈夫看得很是出神,脸上还挂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笑容,心里先是恼火,继而就想到这大早上的,是不是撞了邪了?就有些害怕起来,大喝一声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  杨妻过来的时候,杨某正看得起劲,眼看那男的把自己的裤子往下一拉,就要行那野合之事了。不料他老婆却只管叫起来,这一叫心动了那两个白人,忽闪一下不见了。杨某直起身子来正要埋怨他老婆几句,

  就听架上的公鸡也正好一声声的打起鸣来。杨某话没出口,只觉得身上一阵凉意,一连打了好几个冷颤,头脑也清醒了许多,不觉害怕起来,他老婆问他刚刚在干什么,一连好几句他也不回答,赶紧抱了柴回到屋里。

  杨妻见丈夫不理自己,也有些生气,两个人都不说话,蒙着头干活。

  过了大半晌,杨某才回过神来,问他老婆刚刚为什么大声叫他,有没有看见门口那两个人在干什么。

  他老婆说什么也没看见,也不知道他犯什么病,抱柴抱到门口去干什么。杨某本就心中有些犯嘀咕,听他老婆这么一说就更加害怕,就把刚才看到的对他老婆讲,但他老婆却始终咬定什么也没看见,说着说着,两人就一下子都想到了一种东西——“风流野鬼”。

  两个人就都害怕起来,杨妻一个劲的埋怨丈夫没事找事,杨某心中怕的要命,也不敢再说别的。直到天光大亮,豆腐也做好了,杨某才把心中的害怕稍稍放下了,挑了担子出门去卖,杨妻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外,嘱咐他不要再惹是生非,卖了豆腐早些回来。

  送走丈夫,杨妻一个人在家收拾洗刷,心中却老是忘不掉刚才的事,老是觉得惴惴不安,什么事也干不到心里,就想出门等着丈夫回来。刚刚走到门口,就见隔壁王老爹的儿子王三一路小跑过来,老远就喊她:“嫂子,快去看杨大哥跌倒了……”

  杨某听到身后的声音,回头看见是自己的妻子过来了,急忙向她摇手示意她不要出声,又指指门缝意思是要她也来看看,杨妻就顺着门缝往外看,可是她却什么也看不到,

鬼故事短篇超级吓人:农村老一辈人讲的鬼故事传说

  只见丈夫看得很是出神,脸上还挂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笑容,心里先是恼火,继而就想到这大早上的,是不是撞了邪了?就有些害怕起来,大喝一声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  杨妻过来的时候,杨某正看得起劲,眼看那男的把自己的裤子往下一拉,就要行那野合之事了。不料他老婆却只管叫起来,这一叫心动了那两个白人,忽闪一下不见了。杨某直起身子来正要埋怨他老婆几句,

  就听架上的公鸡也正好一声声的打起鸣来。杨某话没出口,只觉得身上一阵凉意,一连打了好几个冷颤,头脑也清醒了许多,不觉害怕起来,他老婆问他刚刚在干什么,一连好几句他也不回答,赶紧抱了柴回到屋里。

  杨妻见丈夫不理自己,也有些生气,两个人都不说话,蒙着头干活。

  过了大半晌,杨某才回过神来,问他老婆刚刚为什么大声叫他,有没有看见门口那两个人在干什么。

  他老婆说什么也没看见,也不知道他犯什么病,抱柴抱到门口去干什么。杨某本就心中有些犯嘀咕,听他老婆这么一说就更加害怕,就把刚才看到的对他老婆讲,但他老婆却始终咬定什么也没看见,说着说着,两人就一下子都想到了一种东西——“风流野鬼”。

  两个人就都害怕起来,杨妻一个劲的埋怨丈夫没事找事,杨某心中怕的要命,也不敢再说别的。直到天光大亮,豆腐也做好了,杨某才把心中的害怕稍稍放下了,挑了担子出门去卖,杨妻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外,嘱咐他不要再惹是生非,卖了豆腐早些回来。

  送走丈夫,杨妻一个人在家收拾洗刷,心中却老是忘不掉刚才的事,老是觉得惴惴不安,什么事也干不到心里,就想出门等着丈夫回来。刚刚走到门口,就见隔壁王老爹的儿子王三一路小跑过来,老远就喊她:“嫂子,快去看杨大哥跌倒了……”

  杨妻知道出事,忙随了王三去,老远就见一群人围在那里。杨妻分开众人,看见杨某倒在地上,双手抱着腿在那里呻吟,两个豆腐桶也翻倒在地。杨妻赶紧扶起丈夫,问她怎么会跌倒。

  杨某呻吟着说不小心踩在冰上了,滑了一下,杨妻就看地下,却没见有什么冰,心中就知道一定是和早起看到的风流野鬼有关,也就不再多说,忙扶了丈夫回家,王三在后面给他们拿着豆腐桶。

  回到家,杨妻见丈夫的伤势也不算太重,就是膝盖上青了一块,赶紧找村医抹了点药水,村医说一两天就没事了。

  村医走后,杨某却觉得一阵比一阵疼的厉害,豆大的汗珠从头上往下掉,又请村医来,村医看了半天,说不像是伤了骨头的事,可是看杨某疼痛的样子,就建议赶紧上城里大医院去看。

  到了县城的医院,拍了片照了像,大夫也说没什么事,拿了点药就让他们回。可是回到家,吃了药疼痛却是一点不减,疼得一夜一夜的叫。

  杨某的老爹来看儿子,听媳妇说了早起杨某看见风流野鬼的事,知道是得罪了鬼了,就套了马车拉着儿去看神婆,神婆看了说:“不行了,不行了,鬼已经抓了魂走了,没救了,赶紧回家准备后事!”

  果然,从神婆家出来,刚刚到家,杨某就死了。

返回:【奇谈怪事】栏目列表